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刘溢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刘溢——戏谑现实的理想主义者

2018-06-01 10:52:3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评论:白晶,“刘溢——戏谑现实的理想主义者”,《目标Target》杂志,2014年7月

  上世纪50年代出生于天津的刘溢,话语和眼神中带着天生的幽默感,思维敏捷语速却较慢。他曾经是恢复高考后第一届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的学生,这一届的油画系学生在业内被大家称为美院“大师班”。但是与“大师”不同的是,刘溢的作品风格被评论界看成是“非典型美院出品”的经典。

  让视觉来点重“口味”

  在1989年中国现代艺术展上,刘溢出手不凡,那除了震撼艺术圈的重量级作品《我讲金苹果的故事》。顾名思义,这是一幅以性为主题主题的创作,但画面中只有五个裸体女孩,没有男人。性骚动、性冷淡、性压抑乃至性变态在画面中均有表现。刘溢没有公开解释过他的创作思路,或许艺术家仅仅想表现如同秘密般的性意识。评论家吕澎曾经这样评价这幅作品:“他给观众提供了一种邪恶的情绪倾向。画面表现了具有感官刺激因素的冷漠。艺术家把人们过去熟悉的形象,如伏在床上的梦露,靠在窗边,类似波提切利笔下的维纳斯,进行了有意识的‘接肢’。”这幅作品一经面世便引起轰动,我的无数好评。但就在好评如潮时,刘溢却选择急流勇退,移居加拿大。这一走,就是20年。

  在这20年中,他创作了大量的作品,如《哦,加拿大》,《春游》,《逝者如斯》等等。细观那个时期的作品,无论是人物构图还是表达内容都隐隐透出一股异域风情,但始终贯穿其作品中心思想的还是刘溢精神上的超现实梦境。“我画潜意识,也画梦境,但就是大众的潜意识和梦境。”刘溢这样解释自己的超现实梦境。也就是说,刘溢只是把他认为大众的“潜意识”梦境画出来。就像他平时喜欢看微薄了解各种事件一样,这些事件本身也都是群体的、大众的。聊到“潜意识”,刘溢喜欢弗洛伊德,又不得不理智地利用荣格的理论。“人的潜意识不只存在于被压抑和被遗忘的记忆和情绪中,他应该不只是个人单独的能量和行为,他应该是一个普遍典型能量的行为,存在于每一个人身上。”刘溢的创作思路印证了荣格的这个理论。

  “戏谑”两个字很刘溢,这与他的星座双鱼有关。刘溢自称是梦游者,靠幻觉过日子。他不仅喜欢用幽默的方法做白日梦,还要让自己混入别人的梦境。他相信图式比语言有更强的说服力,更能感染人。“杯具表现的是经典,喜剧表现的是精神。性是个体的低级需求,笑是共体的低级需求。喜剧精神是人们企图生存的积极态度。艺术作品乃至现代艺术形式的现代化,都是悲剧像喜剧的进步,都越来越尊重‘笑’,尊重民主。另外,‘笑’又有很多等级,从歇斯底里、嘲弄、讽刺到幽默,越是理解和通融他人,就越是高级的笑。”刘溢如是说。

  这道怪“味”值得一藏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很多艺术家开始采用综合材料,装置、影像和行为表演等媒介表达艺术。在这方面刘溢一直坚守仍然以绘画为线索不断提炼和尝试。90年代以后,刘溢大部分的绘画都聚焦在群像和个体人物的相互关系中,在构图和人物主次方面都带有或多或少神秘的戏剧片段感和仪式感。

  谈及市场,刘溢并不回避,他坦言大部分作品在创作时就已经被藏家订购。但这并不会影响他的创作,更为因为藏家的喜好而改变创作思想。的确,好的作品会上藏家趋之若鹜,因为它直指人心,会让人心头一颤。中国当下的艺术市场,具象绘画尤其是写实类绘画,价格越来越高端。这两年,刘溢也给这股风潮天添了把柴。与卖得如火如荼的画作相比,刘溢的创作产量却并不高,每年大大小小的作品最多不会超过十幅。

  除了创作之外,刘溢还有一个理想就是—教育。“六胖子画室”是他创立的民间绘画学习班,只要对绘画感兴趣的人都可以报名,不需要基础。这个画室有他的学生打理,他只管免费教学。

  刘溢有一套完整的绘画技法教学方案,他还为此著书《六胖子油画技法》,这本书的面世成了喜爱绘画人的福音,刘溢毫无保留地把自己几十年的绘画技法研究贡献出来,他厌恶现行的美术教育体制,但也十分理解。他出书、办班,只是想让喜欢绘画的人在学习上有更多的选择空间。“艺术家可以是知识分子,可以,也应该为社会贡献价值。”

  刘溢在国内完全游离于体制之外,但他始终保持一股像民国时期的知识分子那样的精神气韵。

  别让艺术走了“味”

  人们习惯说:“艺术要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刘溢反问:“咱有没有自己的生活?”刘溢的《戴花要带大红花》是刚刚完成的大型作品,画面中的人物、选题都紧扣当下中国社会的脉搏。刘溢在微博上回复网友评论时,看见了这幅作品的创作本意——嘲笑当下社会某些现象:“比如《建国大业》就是一堆明星的喧嚣、彻头彻尾的阿谀。”

  在刘溢看来,作品应该表现的是艺术家的技法和组合能力,是对社会乃至自然的一种图像认知能力。“批判”是不是艺术家的事?刘溢说:“嘲笑足以,‘批判’却是一种堕落,和被批判者对立的同时,也就更容易造成对等的结果,哪怕艺术家自以为高人一等。”

  “关系门来折磨自己,打开门来吓唬别人”的矛盾心理最适合用来形容刘溢。中她是个相对孤立的人。刘溢并不擅长和习惯于社交,除了上网看微博外,几乎每天都宅在家里,连一部自己的手机都没有。

  前段时间,刘溢一反“与世隔绝”的处事态度,高调地与昔日美院的同窗陈丹青一起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策划了《一九七八》央美恢复高考后第一届油画班同学毕业30年展。艺术御林军亮剑致青春的大型展览吸引力自当无需多说。陈丹青杨飞云王沂东刘溢朝戈、夏小万等如今在艺术节鼎鼎大名的画家,他们一起进入中央美院七八机油画系,也正是他们奠定了当代中国具象绘画的坚实基础。

  其实,刘溢和他的同窗们,几十年来一直坚持用视觉形象来表达自己感知的社会现象,始终坚守着自己心中坚不可摧的信仰。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刘溢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