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刘溢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写生与体制——刘溢谈写生

2013-11-25 18:17:44 来源:《库艺术》作者:
A-A+

  专题策划:“名家谈写生系列”

  我们知道中国传统也有“写生”这个概念,但中国这个写生顶多就是到外面看一看,然后回家画画,比如石涛的所谓“搜尽奇峰打草稿”,这与西方的“写生”不是一个概念。我们的油画写生主要是从苏联从欧洲带回来的印象派式的色彩写生。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传统,就是徐悲鸿从法国带回来的,但与列宾不同,徐悲鸿从法国带回来的不是个人创作,而是课堂素描人体写生。我们的写生基本上是这两条线索。

  “色彩写生”到印象派时才有,以前没有哪个大师画过“色彩写生”,画就是画画,没有色彩写生的概念。以前大师所谓的“写生”其实就是一种对生活的“捕捉”,比如像门采尔,他的速写画得好,但他的速写基本上还是在“捕捉”生活中美的一瞬间;米开朗基罗的人体素描也不完全是写生,他只是敏感于生活中的瞬间给他的-种冲动,你叫它写生也好,叫它创作也好,它就是这么个东西。而我们现在的写生是在练习一种技巧,有这个技巧也不差,但当你创作的时候不只是为了显示一种技巧,生活中的感动才是最重要的。

  其实写生就是大家拿着画箱到外面去玩,愿意怎么画就怎么画,但现在是出去痛苦了,因为你画的“不对”嘛,等你都“画对”了,你就别的什么也画不了了。在欧洲学院里面从来没有教“创作课”的,创作是无法教的,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但国内的学院就有创作课。创作本身就是自由发挥,但中国人太多了,没办法,只能模式化素描写生、色彩写生、人体结构,还有理论课等等,最后就把人给教废了。实际上印象派的色彩和自然相比也是不准的,自然的色彩你无法完全模仿,莫奈画的二十多张《草垛》哪张颜色是对的?他自己也不知道,但画面本身有一种完整的美感,这种尝试本身太重要了。这种尝试基本上就是“玩”出来的,当然这种“玩”是一种有难度的“玩”。本来任何一个学生都有这种“玩”的兴趣,但你硬要把“写生”从中分割出来,又把写生规定出这么多的门类、标准,这就逐渐远离了主动地创造,所以最后又要把学生拉回来“搞创作”而这本来就是最初的目的,这就是本末倒置。因此“写生”最终变成了一个陷阱“。

  如果要归纳的话,我认为写生应该掌握的就是透视、结构、解剖,把衣褶、

  鸡蛋、人脸、人体画好就行了,其他一概不要作为基础课的要求,要让学生去自由发挥。在美术学院有一个非常尴尬的现象,就是色彩写生画得最好的人,一辈子就只会画这个,不会搞创作了。这个时候我们谈写生到底是有好处还是有坏处呢?都有,关键是学生是愿意带着画具出去玩还是去完成任务?当成任务时往往就会带来负面效果。

  弗洛伊德在他的美学理论里面有一个重要的观念。“快乐节省原则”。就是人在笑的时候不需要讲太多道理,笑本身很重要。实际上艺术就是游戏,艺术没有任何实际用处,但看着就是高兴。我们往往认为艺术是很痛苦的,但如果不让人感到高兴的话,他就不能自由自在地搞创作。印象派的莫奈们当年握着画箱出去画画,就是“enjoy”,就是过瘾去了,进入这样一种状态,画画就有意思了。我们在搞绘画的时候,如果不带着这种“快乐节省原则”,肯定会非常辛苦,而且会扼杀人的才能。由于我们美术教育的产业化太严重了,很多人都要分这碗饭,所以把它规定得特别具体化,这对孩子来说几乎就是一种扼杀。

  但从本质上来说,这不是写生的问题,而是体制的问题。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刘溢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